您好,欢迎您来到必赢亚洲华联民营企业发展服务中心!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咨询 > 内容详情

协同管理:从ERP到BCP

发布时间:2017/8/16 15:56:20 阅读次数:264
 

     很难给这个时代一个名字了,“移动互联”“大数据”“AI”“互联网+”等不断更迭、眼花缭乱。然而,虽各有不同的视角和含义,但都代表了这个时代一个重要的特征:技术驱动。对企业管理者而言,技术不再是某个部门分管的事情,而是企业自上而下必须感知和应对的,技术正改变着企业赖以存在的社会环境和用户群体,改变着企业的竞争模式,以及最根本的商业、管理和组织模式。这个时代使管理者兴奋与焦虑并存,在创新与坚守中找寻方向。而作为企业发展的支柱和驱动力,信息化该走向哪里?

一、“互联网+”时代的信息化范式变迁

     科学的企业管理理论发源于西方,以此为基础的企业信息技术应用,在学术界称为管理信息系统,在中国实践领域称为企业信息化,不仅来自于西方,而且以西方管理理论作为核心。最具代表意义的就是ERP,在实施应用中最基本的方法是“最佳实践”,即以先进的管理理念和行业优秀企业的最佳实践,设计管理模式和管理流程,固化于软件,在实施中帮助企业以此为蓝图进行管理优化和系统配置,以及少量定制。

     在过去数年中信息技术在社会、经济、生活等领域不断渗透和推陈出新。在互联网、移动计算、物联网、云计算等一系列新兴技术的支持下,社交媒体、协同创造、虚拟服务等新型应用模式持续拓展着人类创造和利用信息的范围和形式。虽然与之对应成熟的管理理论体系尚未形成,但支撑“经典ERP应用”的理论体系却在逐步崩塌。

     以互联网企业为代表的新兴企业,早已抛弃了以ERP为核心的信息化模式,一些快速发展的传统企业,正在遭遇ERP所带来的困扰。作为该领域的学者和实践者,笔者深感信息化已经进入“后ERP时代”,然而,多年“ERP范式”的固化思维,以及新范式的缺失,使许多信息化起步较晚的企业,仍然以ERP作为信息化的重点。

     近几年的研究和实践中,笔者一直在思考“后ERP时代”的信息化范式。特别是为几个组织提供ERP优化和替代方案时,笔者提出了业务协同平台(Business Collaboration Platform,以下简称BCP)的建设方案,以此突破ERP的思维禁锢,或者在ERP之上,拓展“互联网+”时代企业管理的新需求。

二、企业价值如何创造

     企业何以存在,获取利润是其基本特征,即“价值创造”问题。最经典的价值链理论可以从两个方面阐述,其一是从客户视角评判企业的价值创造及利润的获取,其二是分析企业内价值创造活动的分类及专业分工与合作模式。该理论隐含的重要假设是,价值创造是在企业边界内完成的,是以科学管理方法实现的,价值最终以产品方式交付客户而获取企业利润。

     在工业时代,该理论可以很好地解释以制造业为代表的企业经营管理特征,被广泛应用于企业战略、信息化战略的设计中,也是ERP系统设计的理论基础。

     自企业竞争日趋广泛之后,新的理论将价值创造的研究视角转向企业之外,供应链、价值网等理论,都在阐述以最终客户为目标的、企业间协同化的价值创造。互联网、电子商务的发展,更是将客户纳入并提出“社会化价值创造”体系。近几年,商业模式跟随平台模式成为备受企业关注的问题。

     商业模式主要讨论4个问题:谁是你的服务对象?你给服务对象提供什么价值?你的盈利模式是什么?你的资源如何整合?商业模式第一次出现在20世纪50年代,但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开始被广泛使用和传播,今天已经成为挂在创业者和风险投资者嘴边的一个名词。

     究其原因,“羊毛出在猪身上”这一互联网时代最热门的句子,描述了现代价值创造以及利润获取中的巧妙,即并非价值链所描绘的线性价值增值与产品交付过程,而是从客户到所有活动参与者之间,在彼此产品和服务的交换过程中,实现价值的共同创造和再分配。

     在商业模式不断重构和创新中,企业组织的边界变得模糊,甚至提出“无边界组织”理论。因此,与企业相比,商业一词,更强调的是系统的开放性、关系的复杂性与盈利模式的巧妙(非直接)特征。

     在商务层面,电子商务是信息技术在商务领域所带来的一个重要的应用创新,并进一步对管理、经济学带来了影响,最为经典的就是长尾理论(如图1所示)。

     这一理论,从营销领域颠覆了基本的8-2理论,推动对于小众产品和客户价值的关注,更重要的是,把早已提出的范围经济的概念更好地进行了实践和展示,由此将传统以规模经济为主导的企业经营管理模式,引向了由技术驱动,促进了范围与规模经济的融合与转化。

     在信息化领域,面向企业外部的信息系统不断发展,从CRM(客户关系管理)、SCM(供应链管理)到EC(电子商务)等,企业内部仍然多由ERP所控制,只是通过简单的接口实现与外部的对接。如果说EC在推动范围经济,那么ERP模型的内在逻辑就是典型的规模经济。如果EC所引领的快速化的个人响应需求,无法实现与ERP全局计划驱动的管理模式,进行高频率的互动,就无法承载这种自外向内的变化与创新需求。

三、资源的占有和使用

     资源的稀缺性是经济学的基础,由此成为企业管理和ERP理论的基础,MRPⅡ模型作为ERP理论发展过程中的阶段跨越,也是许多自称ERP系统的软件厂商一直未能解决的问题,就是实现企业物料和资金计划的集成,以及在业务活动过程中,精细化的集成管理和控制。占有并对有限的资源精耕细作,是价值链理论和ERP系统的基本思想。

     出租车公司Uber没有一辆出租车、零售商阿里巴巴没有一件商品库存、住宿服务提供商Airbnb没有任何房产,近年来,这些成功的商业模式创造了两个新词汇-“共享经济”和“平台模式”,前者的核心是“不在于占有什么,而在于能够利用什么”,后者的含义在于“为他人的商务活动提供场所”,这个场所是现实或虚拟的。

     由此,提供平台的企业,其管理的重点就从自有资源的计划和管控,转为对外部资源的聚集、撮合和保障,其管理就是对这些活动的管理,这些活动涉及更多组织外部的人与事,管理模式更多地演化为服务交互模式。

     平台一词在经济、商业、技术等领域广泛应用,而信息技术应用在加快这些领域平台化的过程中,正悄然改变着企业中最难以撼动的部分—组织,带来了平台化的组织模式。平台组织目前仍无明确的定义,而一些先行者,如阿米巴模式、海尔的“人人CEO”、华为的“班长战争”,以及阿里巴巴借助技术能力所实现的生态内参与者的沟通和协同,正在进行着一种转变和演化,有一些共性的特征可以用图2描述。

     这种平台演化有两种趋势,其一是以商业模式创新而将更多的外部组织和用户纳入价值创造体系,其二是内部层级组织中的人被释放出来,以更独立的模式和市场化的机制参与价值创造和分配。其最终结果是内部科层制的组织结构和管理模式在演化,传统以领导者为主的“公司+雇员”的组织形态向以个人能力驱动的“平台+个人”组织形态转变,且此种组织形态已经在各个互联网企业中发挥了优势,也将会成为新经济领域中的一种主流模式。

     由此,传统的严谨、机械的组织运作模式,逐步转向网络化运作,企业的生产管理与商务决策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社会媒体、网民群体、上下游合作企业以及竞争对手所构成的“网络生态系统”,并逐渐呈现出纵向整合和横向联合的两种新发展趋势。

     在纵向整合方面,大规模企业群体以供应链为纽带紧密联系起来,分工协作、互利共生,从而实现供应链向价值链、进而向网络生态链转变;在横向联合方面,网络化商务模式改变了企业组织之间的竞争模式,使得地理上异地分布、组织上平等独立的多个企业,在谈判协商的基础上能够建立密切合作关系,形成动态的“虚拟企业”或“企业联盟”。这种新型组织形式能够实现更大范围的资源优化、动态组合与共享。

四、动态情境中的管理与组织

     在个性化消费和服务日益成为趋势,经济社会的不确定性不断增加,订单交付周期越来越短的形式下,即便ERP在排程方面做的再好,来自供需双方的任何一点变量都会对内部秩序产生极大影响。

     因此,在信息化领域,需要一种工具支持各类动态情境中的管理活动,为隶属于不同组织不同岗位的人,提供“感知—响应”式的多方互动、群体决策和反馈的机制,提供智能化的工具,减少为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所孳生“理所当然”的浪费,为最终客户提供完美交付。

     在亲历了信息化过程中的理想与现实,需求、设计与应用之间存在的巨大反差后,一些软件公司从实践领域寻求“动态情境下”的信息化方法和工具,由此诞生了一类软件工具和产品,“协同(collaboration)管理软件”,并在不断探索协同管理的理论和方法。

     协同论由物理学家哈肯(Haken)提出,主要研究远离平衡态的开放系统,在与外界有物质或能量交换的情况下,如何通过自己内部协同作用,自发地出现时间、空间和功能上的有序结构。

     北京致远互联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开发出首套以人为中心的协同管理平台,实现了提升组织效率,降低企业管理成本的目标。协同管理平台不仅解决了组织因分工产生的协同度低、员工工作行为过程无法信息化及绩效化的管理难题,还很好地解决了组织与管理间的协同信息管理。

     随着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未来确定性的、规则的事情将越来越多将被机器所取代,人的价值更多的是处理不确定性问题,协同过程更多的是一个对业务过程中,对各类不确定性的预估和决策,包括个体决策和群体决策。因此,如何理解人在组织的价值,动态情境中信息系统构建的本源(确定或不确定,业务还是人),人在信息系统的位置,信息系统如何管理人和组织,成为信息化思考的基本问题。

五、ERP BCP:信息化理论基础与范式的转变

     有一篇网络文章,探讨在互联网出现的今天,经典管理学会不会如象征田园牧歌的中世纪城堡一样在蒸汽机的隆隆声中轰然崩塌,在万物萧条中出现管理学的第一次冬天。这里,引用三个观点:属于经典管理学的“低速宏观状态”正在消失;几乎所有的静态场景目前都可以被视为可替代的;能够对管理学产生改变的力量有两股,技术洞见与设计思维。

     本文研究的基础是信息化与管理理论的关系,基于上述分析,构建了信息化范式阶段模型(如图3所示),描述了信息化不同阶段所对应的经济特征、管理理论和管理场景,以及典型的信息系统。

     ERP所基于的相对稳定的组织模式和外部环境状态,以计划为主的管理目标、模式和管理理论,都发生了变化。那么,今天需要什么样的信息化理论和工具?

     ERP为核心的信息化架构,如何突破已有信息系统的刚性,从边界壁垒森严的系统走向开放与互联?对于快速成长的企业,又如何实现内部的精细而灵动的组织管理?ERP时代,信息化是建立在经典管理理论之上的,在经典管理理论的冬天,协同管理是否会成为信息化管理理论的基础呢?

     在学术领域,信息化对应的信息管理,最初成为管理信息系统,以“管理”为核心,以做“事”为目标,分析需求、设计系统,更多考虑的是“做什么”;今天的协同,谈的是组织,是“怎么做”的问题。当一切都在快速变化的时候,信息化更应该关注什么?或者说谁是主线?系统的框架如何变化?

     ERP是基于物料计算的,协同应该是基于人的时间计算的,如果协同平台通过移动互联网这样的载体,可以实现组织与组织、组织与个人的流畅连接,保持运营系统的较低熵值,那么再复杂的市场局面,再个性化的客户需求,也能获得经济的交付,这恰恰是我们所需要的,未来企业的管理系统应该是BCP平台。